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tV world

外销品质沙滩车,多功能运载车,托车销售

 
 
 

日志

 
 

我的日记  

2006-06-13 00:00:0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爱情算什么】
一晚没睡,顾白睡不着,因为今天小伟要上班了、要离开他了。连续几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去人才大市场投简历,而小伟则忙着去公司面试。终于,昨天小伟回来之后兴奋地告诉他,今天开始上班,找到一份工资在两千的工作,包食宿...... 连续投了很多天简历,顾白几乎陷入绝望:不要说自己选择公司、选择薪水,现在的情况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招他的,连一千块一个月的职位都轮不到他。这些,他都没有告诉小伟,他不想让好朋友刚找到工作的好心情被自己的破事给搅了。 房间内的另一张床上,小伟正微笑地熟睡着。他今天就要去公司报道了,今天就要去公司宿舍住了。而自己,每天晚上依然要回到这间房内。今天小伟一走,恐怕就要住进一个新的旅客了吧。这让他很不适应,因为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寞,可是这种孤独与寂寞这二十多年一直伴随着他。 父亲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与母亲、姥姥相依为命,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家境始终得不到好转。母亲是个工人,每个月就是100多块工资,姥姥的退休金只有几十块,加起来紧巴巴地维持着这个家三个人的生存。
大学期间,几乎没有花家中一分钱,四年时间,一直都在勤工俭学。想想那些日子,干得最多的恐怕就是瞒着家人偷偷去肉联厂地下三层的冰窖扛猪肉,这四年,让他熟悉了猪的味道,也让他今后再也不想吃猪肉!



冰窖内的每头猪都被活生生地被劈成了两片,冻得硬硬的,整齐地摆放着。每天,他都要面对这些猪!面对这些睁着眼睛死死盯着他的猪!



最可怕的是在大夏天,室外气温四十度,而自己却要身穿两件以上的军大衣,推着小车前往冰窖内干活,每扛半片猪就有一角钱,五头猪一块钱......从大学一年级起每天赚三块钱,一直到大四,每天赚10块钱......他经常会在冰窖里累得睡着而被同事发现,醒来时他的脸上总是挂着被冻成两行冰柱的泪痕。




他曾想过以后他还能扛更多的猪肉,赚更多的钱,可是,他不是为了扛猪肉而活着!他要赚的比这多很多!看过许多书,书中那些成功的男人都是经历了许多挫折与坎坷的,自己在大学学的是国际金融,他需要将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去,需要向社会证明自己,需要赚很多的钱,需要靠这些钱来养活家人。



不!应该说让家人好好享受,让辛苦了一辈子的姥姥和母亲好好享受下半辈子!



假如心中不是存着这个信念,自己恐怕早就放弃了吧!大学中,无论是学习还是体育,无论是在学校社团还是其他系乃至学生会,自己的各方面表现都非常出众!当然,这也得到了许多女孩们的钟爱,可是,面对一个个送上门来的美丽姑娘们,他只能说不!
虽然极度地渴望,迫切地期待自己初恋的到来,可与生活相比,恋爱算得了什么?每当想起自己的家,他的心中就会涌起一种苦涩:家中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几样简单家具上的油漆都已经剥离,看起来是那么地狰狞!两间加在一起不足二十平方的房子勉强凑成了自己的家,母亲与姥姥住一间,自己住一间,连厕所和厨房都没有。想起每天早上姥姥都要拄着拐杖去对面街上的公用厕所倒马桶他就会难过的要死......家中就自己一个男人,姥姥和母亲这么多年来含辛茹苦地养大自己、培养自己,自己怎么还能看她们继续这么生活下去?


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屈辱,极度的屈辱!


身旁的小伟翻了个身,背朝他继续沉沉睡去。


小伟是他从小到大一起长的的朋友,也是同学,两人从小学开始就一个班级,直到大学,两人考入一个学校,他学的是国际金融而小伟学的是计算机。


母亲常说:“这个世界一定要靠自己!”是的,他一直听母亲的话,从不相信任何人,除了母亲和姥姥,除了小伟一家人。小伟的父母和母亲同在一家工厂,是同事,这么多年,没少得他们家的帮助,没少得他们家的关照。对这点,他心存感激,常常想,将来有朝一日发达了,一定要好好地去报答他们......


胡思乱想中,顾白发现天色渐渐发白了。看看闹钟,已经六点半了。不睡了吧!顾白偷偷爬下床,帮小伟开始收拾起行李来。


七点整,在闹钟的欢蹦乱跳声中,小伟从床上跃起,看得出来,他的情绪还是很高涨的!平时的他可不是这样,和顾白比,他总是最后一个起。


“让你昨晚搬去公司宿舍住,就是不听,现在好,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老板肯定骂人!”顾白一边收拾一边说道。


“你一个人住我不放心!”小伟满嘴泡末刷着牙从卫生间探出个头笑道。


“我这么大的人要你陪?你这个死玻璃!”顾白将行李放在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笑道。


“什么叫死玻璃?”小伟刷完了牙,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昨晚香港不知道什么台的电视里说的,我查了查买的广东话字典,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同性恋的意思,嘿嘿!”顾白走进了洗手间。


“我靠,你他妈才是......昨晚?我怎么没看到这个电视?”小伟笑骂着。


“昨晚你睡得跟猪似的,我练习面试口才到两点,午夜的节目!”顾白一边擦着脸一边走了出来。


“顾白!”小伟走到顾白面前。


顾白忽然后退一步,故作害怕地望着郭小伟:“不会被我真的说中了吧?你真是死玻璃?”


“去你妈的!”小伟笑道。


“那你还有什么事?有屁快放!真的要迟到了!”顾白一边笑着将毛巾砸在小伟脸上,一边走到窗台边,从衣架上收下自己那件白色衬衫,穿上。


“我内裤中的一千块没动,身上还剩两千,一共三千咱们一人一半......”小伟把毛巾晾了起来,然后伸手进口袋拿出一叠钱。


“别,我还有六百呢!再说了,你那钱......味儿太重!”顾白一把按住了小伟的手。


※※※


旅馆楼下,高升招待所门前,顾白拎着郭小伟的行李正招手,一辆出租车驶来,停在了两人的身边。


顾白打开车门,将行李丢了进去:“快上车,真的来不及了!”


小伟走到车门前,刚要钻进去,却又站住了:“我走了,有事给我电话!”


“我说,这个时候你怎么还说这些......放心,我一定会混的比你好!”


见小伟没动地方,继续盯着自己,顾白忙补充了一句:“混不好就不见你了,行吧?哈哈!快上车!快上车!”顾白大笑。


“我就是担心你说的混不好就不见我,今年财经类不好找工作,不行就降低要求先做着!骑着驴找马嘛......还有一点,我们是好兄弟,假如有什么问题一定来找我!不要一个人死撑!”小伟生怕顾白打断他,急匆匆地一口说完。


“我呸!你个乌鸦嘴!快滚,迟到被炒鱿鱼别怪我!”顾白笑着将小伟按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望着出租车渐渐驶远,顾白站在门前呆立了很久。那辆载有小伟的出租车早已看不见踪影,可是他还是不想走!他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里那一丝不舍和忧郁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早晨的太阳很热,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就出了汗,当发现自己的影子被斜斜地映在马路上时,他忽然笑了起来。喃喃地说了句:“我才不是玻璃!”之后,耸耸肩,他走进了旅馆,不一会儿,他又走了出来,急匆匆沿着马路朝不远处的人才大市场行去。


街头渐渐热闹起来,车水马龙,一片繁华。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